Wednesday

只想在夜晚谱写今日的故事。

[River] /主双英. 1

第一次在lof上发同人.

原创ooc.

介绍太多容易剧透.

文笔渣死.

拒绝长篇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延绵长绝的古道边,有条苍绿的河。

一如既往的,亚瑟夹着他的公文包在这条发霉腐烂的道上行走。砖头间的碎缝中布满了青苔,他轻呼一口气,扳回在踩上青苔的那一瞬间失去的平衡感。

他沿着青苔向右望去,一条及矮的水泥搁栏都不及他的脚踝.被椭圆围绕起的软绵草地上再中个几棵法国梧桐。再下去就是河了,一条据说每年都会死人的河。冷风紧贴亚瑟的耳边拂过,引得这身体瘦小的英国人一哆嗦。

他侧过头用那苍绿的眼眸看向同样苍绿的河面。水藻似被拉扯过般浮出水面,毫不迟疑的,亚瑟迈步绕过一片矮树墙,离开背后那略显阴森的河。


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黑得彻底。

亚瑟疲惫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婆娑的树影映在门板上。他有些拿不稳钥匙,颤抖的手指拧开锁眼再推开门进了房间。

匆忙换上拖鞋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坐上沙发。将文件搁在茶几上,他后仰靠上沙发背 ,精力透支的身体很快就进入了睡眠。


亚瑟看到自己在河里。

柔软的沙金发在水中浮动,双眼紧闭着而眼皮上的血丝清晰可见。他能感受到,在河中身体下沉的绝望和缺氧的痛苦,肺部进了大量的水却像是在燃烧。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,沉溺在河的深处孤单一人,呼出的最后一点气体也在河中凝结成冰,化为气泡带上他的生命浮上河面,再啵的一声碎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之后亚瑟就再没再次进入睡眠。他在梦中惊醒,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身体意外的着了凉。他站起拿过茶几上的文件,随手拾起杯子喝下早上剩余的茶。喉咙依旧有些疼,他握住卧室的门柄转开,把文件放回抽屉里再带上换洗的衣物转身步入浴室。


温水流过身体各处,即使在夏季,整个浴室中仍有雾气弥漫。他垂下头任由水流顺着金发滴落在瓷砖上,还是冷,难以言说的冷。他仰头重重的呵了口气,随即关掉莲蓬头 拉开玻璃隔门。发梢未被擦干,水珠在枕上印开一滩水渍。盖上被子 露在外的指尖已然是消散不去的寒冷,慢慢的,亚瑟闭上他那凝着森绿的双眼,再次带着生命的炽热进入冰冷的河底。


—Tbc.